和自己吵架的人

发布:2019-2-19 15:44:06 | 作者:admin | 分类:www.w66.com新闻 | 浏览:0 | 评论:0

和自己吵架的人   李星涛

  上初中时,我每天都要路过大队部。那是一排十几间的瓦房,最西边的一间是舅爹住的,既是寝室又是厨房。舅爹住的地方叫护林办公室,说是护林,其实不是林子,而是五蚌路上的两排近两千米长的法桐树。那时的法桐树刚栽上一年,最粗的也只像小孩子的手臂。  

  舅爹个头瘦小,他脖子有些僵硬,始终向右偏歪着,随着走路的节奏常常向上一梗一梗的,仿佛随时准备和人吵架似的。听奶奶说,舅爹性子倔,好吵架。可是,自从舅爹在公社学习班学习几个月之后,他在人前便变得沉默起来。可面对自己时,他又不服气,常常自己和自己吵了起来。  

  每天路过舅爹的小屋时,我都要听一听他和自己吵一会儿架。那天,舅爹只是平静地吃着他的饭,可吃着吃着,他左手突然就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拍,大声说:“这树叶子就是树的头发,你怎么能随便扯拽呢?你自己拽自己的头发试试,瞧瞧可疼?啊?!”最后这个感叹词拖音很长,仿佛那个孩子真的就坐在舅爹的面前。我知道,这事发生在上午。当时,舅爹在路上逮住了一个捋树叶的学生,一定要带到大队部。谁知道,大队书记见了,却咧嘴一笑:“放了吧,我以为是多大的事呢!”  

  后来,五蚌路拓宽,路两边没有铺上柏油的地方,遇到雨天便很滑。过往的车辆,一不小心就会下道,将路两边的法桐树撞倒。此时,肇事的司机想溜也溜不掉,因为舅爹早就披着塑料布,拿着铁锨,站在雨地里等着呢。那一天中午,我又听到了舅爹和自己吵架。不过这一次,他没有先摔筷子,而是先长叹了一口气,这才歪着头,抑扬顿挫地吵起来。“乖乖!撞倒树,不罚钱买树苗补栽上,只要往你书记怀里塞几包好烟就可以走人了,那我这护林员还不是聋子的耳朵吗?”舅爹说到这儿停了停,扒口饭,又说:“乖乖,你书记的胃口也真大!”   

  我师范毕业后,分到了母校工作。此时,路两边的法桐树,已郁郁如盖。可是我的舅爹已经过世一年了。父亲说,舅爹临走前,终于和大队书记面对面地吵了一架。他说,谁要是卖了这些法桐树,他到阴曹地府也要告他一状。  现在,我不知道舅爹到了阴曹地府,是否真的状告了砍伐法桐树的村干部们。我只知道那些法桐树,在他去世后不久就被卖了个精光。我下班路过那段路时,只看见一个个雨后凹陷下去的树坑,像一块块巨大的疤痕。

本文网址链接:http://jnzhengxu.com/wr/2019/25.html

0
上一篇:北市联营公车票价 今年3月前不调整
下一篇:没有了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新文章
网站分类
文章归档
    最新留言
    友情链接